8.心肝宝贝

      “云谨言!真的有用!!我又醒了一回!!”
    她嘴巴就跟机关枪一样说话又急又快。
    “拜托你了,帮我这一次,我不知道我的狗什么时候到医院,麻烦你快点跟我走一趟!!”
    云谨言这时候已经坐回到他的操作台前,听到她的话,因为有别人在,他也没说话,只是抬眼看向满脸焦急的顾悠。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求你了!!”
    云谨言很想纠正她不是人而是狗,不过看她这么心急,他干脆利落地脱下工作服,摘下手套,再一次往外走。
    看到他这么配合,顾悠简直激动得快落泪的,当然她没有眼泪可流。
    顾悠跟在云谨言身后,他走得大步流星,身姿在她眼里那叫一个俊朗挺拔,迷死个人,当然,本来也是个斯文清俊的大帅哥。
    只是在他穿过走廊时,从外面刚好进来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顾悠不经意地一瞥,发现走在前面的竟然是谢衍之。
    俩人身影越来越近,云谨言和谢衍之还礼貌地点头打了个招呼。
    “你们认识?”顾悠好奇地问。
    “一个刑警,一个法医,你说呢?”云谨言神色淡淡地反问。
    见顾悠不说话了,云谨言又补充了一句。
    “只是工作上有接触。”
    云谨言还特意跟她解释俩人关系,让顾悠有一些意外。
    其实她心里想说大可不必,俩人又不是她前男友,他们就算很熟跟她都没关系。
    云谨言开车到了医院。
    顾悠刚想给他指路,告诉他在哪里,他的车就已经停在那栋病房楼下了。
    她后知后觉想起他来看过自己,还提过傅司年。
    “你……你见过傅司年?”顾悠问。
    “参加婚礼谁没见过新郎新娘?”云谨言又是一个淡淡地反问,问得顾悠一噎。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你到医院看我时见到傅司年了?”
    “嗯,当时他守在你身边。”
    从云谨言口中得知傅司年竟然对自己这么“有情有义”,就算是表面功夫,给外人做样子,顾悠心里不由又多了一丢丢感动。
    很快,云谨言到了她的病房门口,他没有进去,而是坐在外面的椅子上。
    “我进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顾悠说完,就急匆匆地穿墙而入,然后看到了管家,还有她的狗。
    这时候,管家正跟傅司年说着什么,顾悠来不及细听,马上飘出去,迫不及待地脱口而出道。
    “云谨言,快,来给我吸一口!”
    云谨言:“……”
    有了两次经验,这次顾悠用力地深吸了几大口气,反正他就在这里,她不用再跑来跑去,挤出来了还可以马上再补上。
    “小姐!”
    病房里很快传来管家惊喜的声音。
    而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次的傅司年倒是淡定许多,甚至还有些庆幸,因为她醒来直接打断了管家对他耳边的言语轰炸。
    顾悠却来不及跟管家说话。
    “之之!言言!”
    床上的她叫了一声。
    病房门外的云谨言神经一跳。
    “宝贝!快过来给妈妈抱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刚才吸得大力,总之这次顾悠醒了足足有一分多钟,勉强让她安抚了两只小狗。
    她告诉它们一定要吃饭,要出去玩,好好的等妈妈身体康复,管家在旁边看着这熟悉的一人两狗的温馨画面,情不自禁地开始抹眼泪。
    然后,床上的人双眼一闭,再次昏迷过去,被有心理准备的傅司年接个正着。
    而管家则不停地唤着小姐小姐!
    两只小狗也从呜呜的奶叫立马变成汪汪汪地焦急的狂吠,一时间病房里鸡飞狗跳。
    因为有墙壁和房门的阻隔,所以走廊相对于安静许多。
    云谨言看着面前的顾悠。
    “言言?”他用口型无声地挤出两字。
    顾悠咬住唇。
    她好像把他得罪了,现在他不愿意给她吸了吧?
    好吧,顾大小姐承认,她当初的确是存了报复的心思,给狗狗取了这两个男人的名字。
    她一叫之之,言言,两只小狗就撒了欢地朝她跑过来,还亲昵地伸舌头对她各种舔,整一个……就是很爽啊!
    但当时的她也是万万没想到,云谨言会见到她的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