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一拍即合

      也是,她这身体躺了好几天了,能活动自如才怪,她要再这么挺尸下去,估计醒来以后爬都爬不起来。
    但顾悠来不及忧愁自己的命运,因为她的魂魄又一次被身体挤了出去,她呆呆地看着床上的身体如脱线的风筝笔直往床砸去,好在傅司年及时出手将她一把接住了。
    他搂着她的身体,盯着她失去意识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仿佛在琢磨刚才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见她没有再醒来,傅司年将她放回床上,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她两根手指的指尖还紧紧攥着他的袖口,就像机器人忽然断电还维持着最后的姿势,他费了一点力气才把衣料拔出来,足见她刚才的执念有多强烈。
    傅司年先按了急救铃,把医生叫来,将刚才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告知了医生。
    医生显然是有些狐疑,也怀疑他产生了幻觉,但对上傅司年的眼神,他将质疑的话咽了回去。
    “我给她做个详细检查吧。”
    在医生给她的身体做检查时,傅司年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王管家,你把顾小姐的两只狗送到医院来,她刚才醒了,想见她的狗。”
    虽然顾悠现在是他的太太了,但是她那边的人显然还没接到她改口的吩咐,傅司年跟他们接触不多,他就还是称呼她顾小姐了。
    王管家听到小姐醒了以后惊讶万分又惊喜异常,傅司年也没说她又昏迷了,电话里解释太麻烦,让他先把狗带过来再说。
    傅司年看了眼病床上的女人。
    所以她最在意的不是她的父母亲人朋友,而是她的……狗吗?
    发现这件事,傅司年倒也不是太出乎意料。
    傅司年跟他的这位妻子并不是很熟,俩人从第一次见面,到结婚,私下单独相处次数屈指可数。
    尽管如此,但傅司年知道她跟家人之间关系生疏,之所以选择她成为他共度一生的伴侣,这也是他看中的一点。
    家庭关系简单,将来不会有“外戚干政”的隐患。
    傅司年是个怕麻烦的人,最讨厌他不感兴趣的人和事来打扰他。
    当然,他选择她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她符合他的眼缘。
    她长得无疑是令人赏心悦目的,但是长得漂亮的女人很多,让他看着顺眼的却很少。
    他觉得如果非要选一个女人结婚,履行婚姻义务,包括上床,生儿育女在内,她是他心里不二的人选。
    在生活上,傅司年自认是个无趣的人,当然他不认为这是缺点,不过其他人因为他的优点而将他过分神化了,所以他不想处理,因为女人对他抱有过分期待而后失望的负面情绪。
    而顾悠对他没有那方面的期待,心智成熟又理智的男女,一番简单直接的交流就足够搞清楚对方想要的婚姻是怎样的。
    这方面,俩人达成了共识,所以携手步入婚姻。
    就像他过去挑选合作伙伴一样。
    观念合拍,一拍即合。
    其实婚礼当天发生意外到现在,傅司年也觉得突然,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多了不少麻烦。
    但是意外的是,傅司年并不排斥,他还没这么的……照顾过一个人。
    俩人刚结婚,妻子就变成了植物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也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醒,傅司年压根没有办法做任何计划,只能一天又一天按部就班地负起丈夫的责任,而在照顾她的过程中,他体会到了一种别样的乐趣。
    当然,不是说他希望她就这么昏迷下去,只是说他在经历一种新鲜的人生体验,而在这个过程,让他享受,并不会觉得像有个累赘一样的厌烦。
    经过身体检查,医生惊讶地发现患者还真短暂地清醒过,其实对于医生来说,拿她这样的病人也束手无策。
    她身体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地方在脑子,但是人的大脑是很精密的,用最尖端的科学仪器也没探测出问题,但患者迟迟不醒,就意味着一定有问题,只是他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总而言之,病人家属已经找过最权威的脑科专家来看诊,他们也没办法,就算做开颅手术都无从下手。
    那就只能这样靠输液来维系她的基本生理需求。
    当然,她这样突然醒了又陷入昏迷,还非常清楚地用言语表达需求,医生从医学角度也没法解释。
    不过她清醒过,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傅司年跟医生谈话之时,顾悠就跟火烧屁股般biu地跑回了云谨言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