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越想越生气

      谢衍之此刻一身警服笔挺,肤色也晒黑了一些,身材也健壮了,褪去了稚嫩的少年气,原本因为过分精致漂亮的眉眼,而显得有一些阴柔的长相,因为制服加持,变得俊朗英气了不少。
    顾悠对他的怜惜没了,看着眼前上演的制服诱惑,她咽了一口不存在的口水。
    要是他现在在她面前脱光光就好了。
    她心里这么想,还这么说出来了。
    反正他也听不见。
    结果她说完,明显感觉跟前的谢衍之动作一顿,顾悠一惊,但随即她笑了笑。
    这世上哪里那么多阴阳眼,还都被她给遇上了?
    果然,谢衍之转身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冰水出来,他拧开盖子,仰脖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
    顾悠直勾勾地盯着他耸动的喉结。
    气死!这男人现在怎么这么性感!!
    分明就是勾引她……个鬼!!
    想到自己看得到摸不着,以前还能来硬的摸一下,现在根本做不到,顾悠大小姐叹气。
    要知道她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她就算雇人把他打晕了也要霸王硬上弓,怎么也爽一把。
    所以说,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呢……
    顾悠看到谢衍之的唇被水滋润了,看起来很好亲,受到诱惑的她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摸一下,结果还是穿过了他的身体。
    她立马陷入沮丧。
    谢衍之喝水的时候洒到了白色T恤上,他直接掀起下摆脱掉了。
    对于顾悠幸福来得猝不及防,她一下子精神就振作起来,飘到他面前盯着他健硕的胸肌还有八块腹肌猛瞧,她的脸都快贴上去了,结果谢衍之开始解皮带扣,她就改为盯裆了。
    这……
    难道是上天可怜她太倒霉,终于给她送福利了吗?
    可谢衍之就像故意吊她胃口一样,解开裤扣就搭在那里不继续脱了。
    顾悠被撩得心痒难耐,带着积压已久的怨气,脱口而出骂道。
    “混蛋!你倒是快脱啊!”
    她话音刚落,谢衍之的视线忽然如一柄锐利的剑朝她射来。
    顾悠被吓了一跳,但很快谢衍之就垂下眸,将裤子脱了。
    她很快就看到他小腿上的那道旧伤疤,当时他伤口都发炎了,还是她硬拽着他去看医生,进行了消毒缝合包扎,但她问他怎么受伤的他就不说,气得她想扔下他不管。
    就算她是舔狗但她也是有只尊严的舔狗!
    其实他那次算伤得比较严重,他偶尔就会挂点彩,她就会备着消毒液创口贴跌打膏药之类的。
    她一度怀疑过他是干危险工作赚钱了,但她无法证实。
    顾悠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每次她跟踪他都会被发现,明明她已经很小心了,后来她不信邪,跟他卯上了,还找了专业的,结果也被他甩掉了,就完全不像个反应迟钝的人。
    当谢衍之脱得只剩下内裤时,顾悠看完前面看后面,欣赏了他笔直修长的腿,又去观摩他的翘臀。
    顾悠看着看着,一股悲凉感油然而生。
    他长得再符合她审美有什么用,反正与她无关,将来也不知道便宜哪个女人!
    其实以前她追谢衍之的时候也有过这种担心,那时候她少女心爆棚,满脑子想恋爱,就沉迷于看各种偶像剧和言情小说,结果她越看越生气。
    女主角一般都是家境清贫外表普通的少女,而她这样肤白貌美的富家千金,通常都是恶毒女配,不管她怎么喜欢男主,一腔真心往往被肆意践踏,最后她的高傲被人无情碾碎,以此来衬托男主对女主的宠爱。
    某种程度上女配的处境跟她的现实交相呼应,代入感太强,顾悠气得把书都撕了。
    但好在不管是云谨言还是谢衍之,或许是因为他们脑子有病,或许是因为她一直在他们身边,存在感太强,所以并没有这种女生出现。
    不过也因为这样,让顾悠在俩人身上耗费太久,之后又沉浸在怨愤和不甘中,等她幡然醒悟时,已经几乎浪费了她的大好青春。
    顾悠正想着时,忽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传来,还有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
    谢衍之立刻将半褪的裤子系上裤扣,又将脱下的T恤给套上了,这才去开门。
    还挺有男德。
    顾大小姐看他的表现,心里评价道。
    敲门的似乎是隔壁邻居,女孩子长得斯文清秀,穿着可爱的睡裙,一脸羞赧地看向谢衍之,怯生生地开了口。
    顾悠在一旁听着女孩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自己刚才的倒霉经历。
    总之,她工作到半夜肚子饿了想煮个宵夜,结果被一只蟑螂吓了一跳,然后不小心碰倒了水壶,水溅到电路板造成短路,家里停电了。
    她听到他这边的开门声,就过来向他求助。
    顾悠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
    她不知道女孩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她从她身上嗅到一股熟悉的同道姐妹的味道。
    现在的谢衍之,比她当年看上他的时候还要香。
    简直就是一锅火候掌握恰好,香喷喷全是肉的大排骨,一口下去绝对肉汁丰沛齿颊留香。
    让色女体内的饿狼之魂熊熊燃烧,恨不得马上推倒将他嗷呜一口吞掉。
    而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屋里还停电摸黑,实在太适合发生点什么了。
    顾悠其实也后悔当年自己是个直球选手,根本不会这样进可攻退可守的迂回战术,所以路被自己越走越窄,最后还撂下狠话强行挽尊。
    只能说从小到大,她太顺了,根本不需要动脑筋,想要的东西马上就能得到,所以也让她做任何事全凭心情。
    她心大就算了,还越挫越勇,屡败屡战,并没有因为云谨言的前车之鉴,而受到重大打击,依然对自己充满自信,觉得凭自己的魅力,肯定能拿下谢衍之这块骨头。
    结果她生啃了谢衍之那么久,不仅啃不动,还差点被这块硬骨头硌了牙。
    在搞男人这件事上,顾悠连栽两个大跟头,真是输得一败涂地,她脑子都差点出问题。
    好在她回头是岸,都准备好将他们放下了,好好去过她从豪门千金过渡到豪门贵妇这枯燥乏味的生活……
    结果婚礼当天,命运给了她一个大闷棍。
    往事不堪回首,回忆都只有糟心。
    顾悠原以为谢衍之肯定会帮女孩,毕竟不是有句俗话说得好,有事找警察。
    他就算对这女孩没意思,但身为人民公仆,这点忙还是要帮的。
    可事实却让她大跌眼镜。
    他竟然看了眼女孩握在手里的手机,神情冷淡地来了句。
    “你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明,找到家里的电表,然后把保险丝扳上去就行了。”
    说完,他就看着女孩,女孩还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仰视着他。
    “还有事吗?”他问。
    女孩愣了一下,见他送客的意图都写在脸上了,她急忙开口道。
    “谢警官你饿不饿,我煮了牛肉面,还烤了小蛋糕,你吃吗?”
    “不饿,谢谢。”谢衍之答道。
    看着女孩一脸懵逼地被他强行目送离开,他把门关上,顾悠站在一旁,免费看了一出好戏的她心情却一点都不美妙。
    看到女孩被他冷漠拒绝,让她不由想到曾经被他拒绝的自己,此刻再看谢衍之,真是越看越不顺眼,越看越生气。
    好气喔!哼!
    顾大小姐暂时不想再看到他,就连他喷香的肉体都不馋了,毫不犹豫地撇下他走了。
    因为云谨言的提醒,顾悠知道自己不会消失,既然不赶时间了,她就想回家一趟。
    家里倒是没什么她挂念的人,狗倒是有两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