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肆无忌惮

      顾悠算准时间,赶在日落时分穿窗而入。
    进屋后她直接飘到床上咸鱼躺,当听到开门的动静,她也没起身,而是换了个姿势,手臂撑起脑袋等着。
    若放在以前,她是绝对不敢想象自己会在男人家里摆出这么不雅的姿势,而现在,当云谨言推门而入时,她一边看着他脱外套,一边翘起二郎腿手指还抠了抠鼻孔。
    云谨言是当法医的,因此有轻度洁癖,回家后第一件事就要洗澡换衣服。
    顾悠看着云谨言开始解衬衫扣子,一颗,两颗,叁颗,露出了光洁的锁骨,她忍不住飘到他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胸口看,等着他完全脱掉她好仔细欣赏他的胸肌。
    啧……
    她依然忍不住感叹,谁能想到当年瘦得跟竹竿一样,只有一张脸能看的少年现在身材竟然这么好。
    因为已经观察(偷窥)了他几天了,顾悠知道云谨言作息规律,坚持运动,他工作之外似乎也没别的爱好。
    他每天准时下班,回家以后先洗澡换衣服,自己下厨做一顿程序简单但看起来美味可口的料理,然后开始研究资料,分析案例,接着他会做一些室内运动。
    长期坚持健身习惯,让他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肌理分明,身材棒极了。
    所以当他躺在床上,或者做俯卧撑的时候,顾悠肆无忌惮地或趴或躺,在他身上或者身下做些小动作。
    尽管她吃不到摸不到,闻点肉香也算聊以慰藉了。
    不过可惜的是,她蹲了好几天了,也没看到云谨言的裸体。
    这次也不意外,她就站在他面前,云谨言扣子解了一半就不脱了,然后就往浴室走去,顾悠叹了口气,还是尊重内心意愿地跟了过去。
    不意外的是,她又一次被挡在了门外,看不到他沐浴的诱人美景。
    一门之隔,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将她挡在外面。
    不光是云谨言如此,谢衍之那边也是一样。
    想到她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跟他们是再无可能了,连看看的心愿都完成不了,顾悠就大小姐落泪了。
    云谨言洗完澡出来,已经换上了T恤长裤,他打开冰箱拿食材出来做饭。
    顾悠坐在加高的料理台上,抱着胳膊晃悠着两条腿,看着他切菜。
    别说,他就连做饭的样子都这么赏心悦目,而且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如此宜家宜室的男人,她忍不住感叹自己眼光相当不错,只是那些人不懂得欣赏,还觉得她口味奇葩,总喜欢这种脑子有病不正常的。
    顾悠跟云谨言是初高中同学,其实俩人也好些年没见过了,但她还是会关注他的近况,毕竟没什么比得不到更让人抓心挠肝。
    云谨言刚上初中那会儿还挺正常,就是性格比较安静,喜欢看书,成绩非常好。
    以他的家境、颜值和成绩,这叁个加一起,妥妥收割少女心的男神,但一夜之间,他家遭遇变故,他母亲忽然发疯拿刀捅伤了他父亲,被警察逮捕了,最后医生诊断精神出了问题,虽然没有牢狱之灾但被他父亲送进了疗养院,没多久就病故了。
    丧母的打击让云谨言大病了一场,在这期间他父亲破产跳楼自杀,因此他整整休学了大半年,不过等他回来上学,大家发现他变了。
    他以前只是话少,但别人问他什么他还是会一一作答,而后来他就是完全不理人,但又有人撞见过他对着空气喃喃自语,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诡异,让人后背发凉。
    于是乎,就此有了流言蜚语,说云谨言遗传了他母亲的精神病,说不定发作了会乱砍人。
    因此除了顾悠以外,同学们都对云谨言退避叁舍,根本不敢靠近他。
    所以,就只有顾悠愿意跟云谨言当了同桌。
    所谓美色迷人眼,顾悠完全不信那些鬼话。
    一开始她觉得是只有她看出来,是传出谣言的男生嫉妒云谨言,故意编排他,而所有人都排挤云谨言,她愈发觉得众人皆醉我独醒,  因此加倍对云谨言好,即使他对她一直很冷淡。
    直到她亲耳听到云谨言对着空气说话,长期的自我洗脑,让她被打脸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心疼他有病。
    不过顾悠的一腔赤诚并没有撬开云谨言的心门,后来也没捂热谢衍之那冰块,最后反倒她自己走火入魔到差点变成疯婆子,好在她幡然醒悟,决定回归正途。
    顾悠看着云谨言饭后又开始研究他的资料,这时候她就离他远远的,免得一不小心瞄到那些死尸照片,简直是让她这个鬼都做噩梦的程度。
    晚上九点,云谨言照常做了运动,冲了个澡,上床准备睡觉了。
    顾悠趴在他枕旁,盯着他的脸细细打量。
    其实他的五官拆开看并不出彩,他眼睛不算大,但形状特别又漂亮,凤眸斜飞,鼻梁高挺,薄唇嫣红,肌肤瓷白没有瑕疵,合在一起,如水墨丹青,特别耐看有韵味。
    顾悠见过不少长相精致的帅哥,但没有云谨言这种气质,就像茶一样,清淡,但是令人心旷神怡。
    云谨言把灯关了,室内陷入一片黑暗,顾悠趴在他身上,忍不住叹了口气。
    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
    她已经变成阿飘六天了,之前她遇到过一个面相慈祥的老奶奶鬼魂好心劝她抓紧时间,死后会有七天时间,让鬼魂们在这世上完成未了的心愿,然后投胎去了。
    顾悠想来想去,她这辈子几乎想要什么都得到了,就除了这两个男人,让她耿耿于怀。
    想到明天她可能就彻底消失在这世上了,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幽怨地对云谨言说道。
    “我都快魂飞魄散了,你就不能满足我最后的心愿,脱光了给我看看嘛!小气鬼!!跟以前一样!!哼!”
    结果,她身下的男人忽然开了口。
    “魂飞魄散?我去医院看过你,你身体各项体征稳定,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什么?!
    云谨言突然说话,显然是针对她刚才的话做出的回答。
    但顾悠却被惊得差点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