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书令(一)

      自联邦成立以来,便建立了智塔婚配系统,全联邦的AO只要一经分化就必须上报,最终都要经它匹配过信息素的相融度再进行婚配的。
    但是AO比例愈发失衡,A多O少,有太多适龄alpha迟迟等不到婚配,这些alpha只能等到叁十五岁以后被智塔过滤掉才可以进行自由婚配,而omega几乎是一经分化就被快速指婚。
    “能有多快?”同学好奇地问道。
    “一周。”沉星满双目无神,“我休学手续办好了,先走了。”
    她恍如大梦般地走出了教室,同学们跟她道别她都没来得及好好回应,强撑着楼梯下了楼,爸爸的车就停在楼下,她拉开车门心里一松,瘫软在后座上,“我都好了,爸爸。”
    不过就是一周前上体育课的时候晕倒了,不过就是做了一个血常规和腺体分化检测。
    在这个百分之八十都是Beta的世界里,她居然分化成了omega。
    当她的检测报告出来时,家里人虽然没到以泪洗面的程度,但妈妈明显地日渐沉默,爸爸戒烟了好几年又开始烟不离手了。
    就连外公养的小鹩哥也不再天天气她了,腺体就像颗种子一样,艰难地破土,她必须承受腺体发育带来的不适,时常烧得浑身发烫,神智萎靡。
    外公平日里要去合唱团排练,现在也天天在家陪她,她在房里昏昏沉沉地躺着,外公就坐在外面沙发上候着她的动静。
    当婚书送来时,家里才开始了旷日的沉默,而沉星满只不过分化了短短一周,就陷入了没日没夜的昏睡。
    她夜里渴醒,悄悄地开了门,墙上的挂钟显示着凌晨叁点,拖着疲惫的身躯,眼皮直打架,在如此熟悉的家里走起路来几乎都要绊脚。
    厨房的垃圾桶里布满了烟蒂,怪不得她梦里好几次闻到了烟味,原来爸爸抽了那么多烟吗?
    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小鹩哥看到厨房里亮光扑着翅膀飞来,停在她肩上,跳了跳,“小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
    她慢慢地蜷缩下身子,垃圾桶里散发出的烟味呛得她眼泪直流,“呜呜呜救命呀,妈妈,我不要离开你们!”
    沉爸沉妈已经连续失眠至今了,听到她的动静就过来了。
    一人一边拎着她,将她从地上拖起来,“囡囡啊,不要哭了……睡了一天饿不饿,叫爸爸给你煮碗汤圆吃吃。”
    她哭得不能自已,妈妈也跟着她掉眼泪,爸爸转身进了厨房,水还没烧开呢就开了油烟机,轰轰的杂音里仍然能辨别出他隐忍的哭泣。
    南方的冬天很阴冷,当观河登门的那一刻,他穿着威严的军装,带着军帽,帽檐下谁也看不清他的眼。
    他气息冰冷,散发着军人和alpha的威压。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接触过群众了,他数十年来所面对的不是战友便是敌人,保护人民是他刻进灵魂的使命,可是他现在却像个恶人一样走进他们温馨的小家,要将他们如珠如宝的女儿带走。
    他缓缓地摘下帽子,摘下手套,站在门口的地垫上,心里纵有不忍,面上只是越发坚韧,“我是观河,现役北方军区alpha第一作战部队,奉智塔婚书之令,来接沉星满。”
    他净身高一米八八,穿了军靴将近一米九,他没有任何居高临下的意思,只是身高就摆在那儿,即使态度谦卑,这幅画面也显得他咄咄逼人。
    于是他弯下腰,深深鞠躬,已是十足的诚恳了,“请允许我带沉星满女士离开,随我回军区报道。”
    沉妈终究先让步,侧过身,拉开了挡在门口的老公,“进来坐会儿吧,囡囡还在睡觉,她身体不舒服,要睡很久。”
    沉父不甘心地让出通道,还有一个本地协助他的军官也跟着进屋了。
    于是沉父沉母占据了客厅一隅,他们二人则端正地坐在沙发上,两个钟头都没变一下姿势。
    遛弯回来的外公打破了这一僵局,“楼下停了辆军车……”
    他看到了家里的来客,心中已是了然,“你们两个,谁是观河啊?”
    观河猝不及防地被点名,他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向他敬了个礼,不卑不亢道,“我是。”
    外公摆摆手,示意他坐下,观河一直注视着这位精神抖擞的老人,直到他老人家坐下了,他这才又重新坐下,还是笔挺的坐姿,和刚才一摸一样。
    “留下来吃顿饭,囡囡睡了多久了,叫她起来吧。”外公发话,笼子里的鹩哥也跟着叫,“小星星,小星星。”
    午饭过后观河便要启程了,沉星满大大小小的箱子就有六个,还有其他零零碎碎的纸箱、旅行包、堆满了整个后备箱。
    沉星满在吃午饭的时候还算清醒,吃饱之后又困得不行,脸色潮红,还发起了热,但观河等不到她好转了。
    “军区有医疗中心可以帮她更平稳地度过分化期。”观河把她横抱起,下了楼,安全带绑牢让她睡在后座。
    沉家叁人跟在他身后,爸爸已经泪流满面了,他握着观河的手哽咽到一句话都说不出。
    “请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她。”
    沉妈妈的眼泪虽然一滴滴落下,但却非常坚定地看着他,“你跟她相处久了你会发现她的好,但是她现在还小,有很多小孩脾气,又挑食,又认床,有一点作……你多、多担待。”
    沉星满在车里面睡得昏沉,她的爸爸妈妈弯下了腰,要将自己这一生最珍贵的宝贝托付给这位素未谋面的军人。
    观河情绪翻涌,他觉得自己的眼眶莫名地发热,亲情于他而言,实在是太久远了。
    外公来了他们身边,宽慰道,“就冲着这身军装,囡囡跟着他也不会受苦的。”
    观河朝他们敬了个礼。
    却不曾想到,外公也回了个军礼,动作干练,话语铿锵,“观河小战友,请你务必善待我外孙女。”
    “是!”
    分别之期不会太久,终有一天,我会把她送回到你们身边来。
    观河心里对这家人许下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