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与亲生哥哥做了(h)

      看来这就是她的敏感点了,凌沉不顾凌凌的祈求,他在书上看到过,女子最爱口是心非,尤其是现在,他感受到,在他顶入那一点时,凌凌花穴流出了更多的水儿,一股一股地,像是要把他的粗大淹没,花穴也是剧烈收缩着,紧紧夹着他的粗壮。
    他故意后退两寸,就在凌凌放松警惕的时候,凌沉重重向着那一点撞去,性器的顶端一直研磨着那一点。
    凌凌只觉得铺天盖地的快感席卷而来,让她没有丝毫喘息之机,她发出了一连串的娇喘:“嗯嗯……啊不要……”接着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啊……嗯……”凌凌眼前出现一阵白光。
    花穴一阵剧烈的收缩,夹得凌沉一阵头皮发麻,大股大股的蜜液顺着二人交合处流出,滴落在锦被上。
    凌沉感受着凌凌高潮后的余韵,待凌凌终于不再抖动,才开始挺动腰身,由缓而急地动了起来。
    刚刚停下的床铺吱嘎声再一次在房内响了起来,而且这一次的时间明显比刚才更长。
    凌沉不知疲倦的抽插着,感受着这无法言说的美妙滋味,窄细的腰身看似无力,但实际上却刚猛异常,挺动了这么长时间依旧没有丝毫疲倦。
    凌凌看着哥哥前后耸动的脸,她从来没见过哥哥这个样子,哥哥现在的表情毫无疑问是愉快舒爽的,粗壮的巨大性器一来一回抽插着,摩擦着她的花穴内壁,床顶的纱幔随着哥哥的耸动也在一前一后的摇晃,吱嘎吱嘎的声响富有韵律,听得凌凌一阵恍惚。
    凌凌察觉到外面的天快要大亮了,不得不催促还在她身上卖力耕耘的男子:“哥哥……嗯……快点……”说完雪白的贝齿咬上了凌沉的喉结。
    凌沉果然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他一顿,眸色随即变得深沉起来,身下加快了挺动,腰身在凌凌身上起起伏伏,好像要把凌凌撞碎一般。
    “啊啊……”凌凌有些受不住撞击的力道,双腿抬起,缠上凌沉的腰身,随着他的挺动而起伏,试图减缓一些被撞的支零破碎的力度,
    凌凌脸上露出痛苦而愉悦的神情,她听到,除床铺的吱嘎声和二人粗重的喘息声,以及她时不时发出的婉转低吟外,交合处“噗呲噗呲”的声音也是那么明显,不过她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的她,快要被凌沉撞坏了……
    所幸在狠狠撞了几十下后,凌沉终究还是达到了高潮,他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凌凌甚至觉得性器与花穴处的摩擦带出了一股热意,在凌凌真的快要受不住时,凌沉抽插终于到了一个顶点,他迅速抽出湿润的性器,接着一股灼热落在了凌凌的腿心。
    凌凌目光迷离地看着头顶粉红的帐子,空气中还弥漫着欢爱的甜腻味,哥哥从她身上翻下来躺在她的身侧正喘着粗气,凌凌又有了那种似曾相识的不真实感,那种第一次被父亲侵犯时的不真实感。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自己就这样与亲生哥哥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