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回房

      凌凌拖着步子走回了她居住的院子,一进屋就累得倒在了床上,一动不想动。
    贴身伺候的小丫头坠儿听到凌凌开门的声音,从西侧的婢女房中走出。
    “小姐,不要就这样睡过去了,奴婢帮您叫水洗洗再睡吧。”坠儿是这个院中唯一一个知道凌家父女不伦之事的婢女。
    之前的坠儿一直睡的都是紧挨着凌凌厢房的丫鬟房,某天深夜坠儿模模糊糊听到隔壁小姐的房中传来男子女子压抑的喘息与低吟以及木床的咯吱声,她以为是采花贼闯入了小姐房中,待战战兢兢地拿着一根木棍闯入小姐房中,准备从采花贼手中救出小姐时,她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小姐布满粉色纱帐的厢房内,两具赤条条的身子滚在一起,女子被男子压在身下婉转低吟,而男子正在女子身上疯狂律动。
    房门打开的声音惊得床上的二人停止了动作,接着凌墨那慎人的目光就落到了坠儿惊慌失措的脸上。
    坠儿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她浑身抖如筛糠却说不出求饶的话来。
    她知道,无论她说什么,看到这件事情的她都别想再活下去了。
    凌墨从凌凌身上起来,赤裸着身体走到坠儿身前,坠儿的头贴着地面,不敢抬头看一眼。
    凌墨的手已经掐上了坠儿的脖子,只要他稍微一用力,脆弱的脖颈就会被轻轻松松的折断。
    “别,放过她吧,她不会说出去的。”凌凌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坠儿动都不敢动:“我……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不知道。”
    掐在坠儿脖子上的手微微用力,疼痛自脖颈处传来,口鼻中的空气渐渐变得稀薄。
    尚书他……还是不肯放过我么?坠儿觉得自己就要死去了,这个时候她听到小姐的哭声:“爹爹,求求你了,放过坠儿吧。”接着身体一松,她被甩到了地上。
    “滚出去。”凌墨带着冷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坠儿头也不回的快速跑出了房间。
    坠儿去厨房叫了热水,又安排两个粗使婆子将浴桶抬到了小姐房内,撒上花瓣,准备好澡豆毛巾,就见凌凌还趴在床上不肯动。
    “小姐,热水准备好了,奴婢服侍您洗浴吧。”坠儿恭恭敬敬地向凌凌请示。
    “不用了,你出去吧,我自己洗。”被子底下传来闷闷的回答声。
    坠儿退了出去,走前不忘将门带上。
    初秋的天气已经渐渐转凉了,尤其是晚上,但是经过一番激烈的运动,身子还是出了一层薄汗,尤其是腿心,凌凌自己流出的,加上凌墨后面喷上的,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凌凌强撑着发软的身子,脱了衣裙,身子浸泡进舒适的热水中。
    “嘶……”一阵密密麻麻地疼痛自后背传来,凌凌痛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倒是忘了,后背刚才在假山上磨破了,怕是不能沾水。
    凌凌匆匆擦洗了一下身子就从浴桶中出来了,裸着身子趴在了柔软的床上。
    太累了,第一次与父亲在院子里做,期间父亲还让自己动,凌凌早已累得不行,很快就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