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友·(五)陪伴

      路眠隔叁差五会去甲方公司对接一下,沟通这种事,能线下就不线上。
    效率第一。
    临出门前,她贴心地给盛煜在茶几上留了两百块钱吃饭。
    不得不承认,那两张钞票,有一瞬间刺痛了盛煜的自尊心。
    但也不得不承认,路眠也最大限度地保护了他的自尊心,因为钱下面压了纸条:
    【以后有钱再还我啦~】
    很秀气的字,每一个笔画都很流畅。
    为什么偏偏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碰到她呢?
    盛煜觉得很懊恼。
    路眠去了大半天,这个算是固定合作的甲方了,项目负责人是个快四十岁的姐姐,姓董,每次见到路眠都要拉着她聊半天——正事没几句,全是闲话。
    中午还会请她吃饭。
    路眠并不讨厌,但也不是那么感兴趣,因为董姐姐聊的都是老公孩子婆媳关系,她一个也没有。
    她不知道路眠跟前男友已经分手,还问她:“婚礼是不是快了?领证了吗?”
    路眠没说话,筷子拨拉着碗里的米饭,翻来覆去。
    好一会儿,才说:
    “没,分手了。”
    然后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董姐姐“哦”了一声。
    路眠想,她要是用“哪个男人不偷腥,结了婚生了孩子就好了”这种烂理由劝自己,以后就再也不接她家的活儿了。
    但董姐姐没有。
    她只是叹了口气:
    “早点看清也挺好的。”
    “时代不一样了,女人不结婚,过得更好。”
    像在惋惜自己鸡肋的婚姻。
    跟董姐姐对接完,路眠特意去了趟超市。
    今晚上露一手,好歹不能虚对了“厨艺好”这个称赞。
    买的时候,还想问问盛煜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惊觉自己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他们所有的线上沟通,都是在那个约炮APP上。
    算了,管他想吃什么,这种情况还挑什么。
    盛煜白天也没闲着,起来后帮家里搞了卫生,就出门找工作去了。
    当过老板的人,又要给别人打工,心里不别扭是假的。
    他在大街上转悠了两圈,兜里揣着路眠给的两百块,午饭也没吃,买了包烟抽了半盒。最后决定还是求求人吧。
    他给以前经常合作的一个客户打了电话,问他有没有合适的工作机会推荐。
    对方也听说了盛煜的事,表示如果他不嫌弃,可以来自己公司上班。
    盛煜答应了。
    这个客户年纪比他大很多,有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女儿。之前,还很热心地介绍女儿和他认识。有钱人对女婿的要求都很严苛,希望他能力出众,又希望他安分守己,有服从性。
    最好愿意当上门女婿。
    只是盛煜对此并无兴趣,倒不是对倒插门这件事有偏见,只是对那个女生不来电。
    挂了电话,他把剩下的半盒烟扔进了垃圾桶——
    不想让路眠知道他抽烟了。
    回去的路上,一想到可以看到盛煜,路眠心里还有点小雀跃。
    她左肩挎着包包,右手拎着超市买的食材。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一个让人反胃的身影。
    竟然是前男友。
    晦气。
    路眠不想见他,转身朝另一个门走去。
    “路眠!”奈何前男友已经看到了她,紧追上来,“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好说的。”路眠的厌恶已经到了看到他都会犯恶心的地步。
    “对不起,”他说,“是我一时糊涂,我错了,你能不能原谅我。”
    “不能!”她说。
    “我真的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以后一心一意地对你,”他抓着路眠的手,“我跟你发誓。”
    “你放开!”路眠想甩开他,但对方跟狗皮膏药一样,死死地粘着她不放手。
    “你再不放手我报警了!”
    “警察才不管情侣吵架。”
    那副无耻的嘴脸真让人生气,路眠简直想捡起路边的转头给他一下。
    “路眠。”
    嗯?
    她回头,看到盛煜正朝这里走来。
    “你松开。”路眠趁机甩开前男友,跑到了盛煜身边。
    “怎么不进去,在门口干嘛呢。”盛煜自然地搂住她的腰。
    “有癞皮狗追我。”她小声说。
    盛煜看了她前男友一眼——真的就一眼而已。
    便目不斜视地带她径直进了小区。
    “好你个路眠,”前男友在后面气急败坏,“才分手几天就找了新的,还有脸说我,你是什么好东……”
    “砰”一声,前男友挨了一拳头。
    盛煜打的,非常突然,吓了路眠一大跳。
    “嘴巴放干净点!”没等前男友反应过来,他又揪住了对方的领子,“以后再敢缠着她,我让你竖着来横着走!”
    然后利落放手,闪了前男友一个踉跄,搂着她潇洒干脆地走了。
    卧槽!
    路眠又害怕又兴奋,心里还有种小鹿乱撞的悸动。
    这也太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