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伪骨科)·(十)Promise

      纪仰星托朋友从国外给怜月订了枚戒指。
    离她生日还有一个小时,他们藏在怜月的被子下,亲亲密密地说悄悄话。
    等十二点一过,纪仰星一只手捂住她的眼睛,另一只手将戒指套到了怜月的无名指上。
    “生日快乐~”他说。
    愿我的怜月一生平安喜乐,万事顺遂。
    怜月感觉到手上的东西,嘴角漾开微笑,长长的睫毛在哥哥手心来回扫过。
    她跟哥哥十指相扣,即便眼睛被蒙上了,也觉得眼前明媚。
    “我想看电影。”她说。
    “现在?”
    怜月点点头。
    两人从床上下来,蹑手蹑脚地下了楼,进入影音室,反锁了门。
    这里很隔音,但做贼心虚,谁都不敢太大声。
    看的是经典老片——《泰坦尼克号》。
    甚至还没有等到露丝和杰克在车里的镜头,纪仰星和怜月就已经忍不住了。
    电影演到哪一幕不重要,下来的时候没有带套比较重要。
    “我去拿。”纪仰星放开怜月。
    但妹妹不舍得放开,她四肢并用缠着哥哥,挑逗他,诱惑他,乌黑的长发散开在柔软的地毯上。
    她今天穿的是件鹅黄色的睡裙,细细的肩带挂在销瘦的肩上,下摆撩起,露出迷人的腰线,媚眼如丝。
    她说:“哥哥,我准备了惊喜给你。”
    纪仰星闭上眼,怜月伸手藏旁边的座位下拿出一双丝袜。
    白色的,一直延伸到大腿根部。
    然后抓着哥哥的手,从根部往下摸。
    看电影什么的,都是借口,她就是想在生日这一晚,跟哥哥做点新鲜刺激的爱。
    丝袜也是提前放在这里的。
    “今天寿星说了算,”怜月钻进纪仰星怀里,“可以吗?”
    屏幕上的露丝和杰克在车里做爱,纪仰星和怜月在影音室的地毯上缱绻。
    他将脑袋埋在妹妹双腿间,舌头伸进蜜穴搅动。她起初还有些害羞,后来被快感覆盖,十指插在哥哥头发里,爽到小腹都有了痉挛感。
    面对哥哥的时候,怜月觉得自己是有M倾向的。
    他越霸道,越粗鲁,她心里越满足。
    最好能把她死死地压在身下,撕烂她的衣服,狠狠顶撞,不要管她疼不疼,爽不爽。
    所以她故意夹紧双腿,用手推他。纪仰星以为她不想要了,抬头一看,分明是是只发情的猫咪。
    “别乱动。”他再次顶开怜月的双腿。
    但她一双手还是瞎扑腾。
    纪仰星逐渐没了耐心,将她两只手举过头顶,摁在地上,不让她乱动。怜月用脚踢他,他又用膝盖把她的腿压住,“欻拉”一声,撕掉丝袜,将她两个手腕绑在一起。
    总算是老实了。
    “哥哥~”怜月胸口在剧烈起伏。
    纪仰星压上去,舌头在乳尖附近盘桓,听她越来越紊乱的呼吸,下面也在慢慢逼近。
    瞬间便像强力磁铁碰到铁块般紧紧吸附在一起。
    尽管周围环绕着电影的声音,但纪仰星还是能听清妹妹说的每一个字。
    “哥哥用力~”
    “我喜欢哥哥,最喜欢哥哥~”
    她双手被绑,不能勾着他的脖子,不能将指甲扣进他的后背,全身感觉集中于一点,在身体里炸开,犹如犯了瘾的瘾君子,只有哥哥是解药。
    “怜月,”纪仰星把她捞起来搂在怀里,“你下面水好多,哥哥好舒服。”
    他用嘴将绑在她手上的丝袜解开。
    双手一经释放,怜月便捧住他的脸,迫不及待地吻了过去。
    同时不断地将身子向他贴近,恨不得把自己融进哥哥的身体里。
    “哥哥,你爱我吗?”她气喘吁吁地问他。
    “爱。”
    “有多爱?”
    “你比哥哥的生命还重要。”
    “哥哥,”她扶着纪仰星的肩膀扭动腰肢,还低头看了一眼两人下身的交合,“别离开我。”
    怜月回忆着看过的情色片,努力取悦纪仰星,没多久他就顶不住了。
    没戴套,得外射。
    但怜月死死地抱着他不让。
    “我要哥哥。”
    “会怀孕的,怜月。”
    “哥哥害怕吗?”
    纪仰星没说话。
    妹妹还太年轻,就算没有其他原因,也不该这么早就尝到生育的苦。
    她都还没有大学毕业。
    “怜月乖。”
    纪仰星强行跟她分开,没有射到里面。
    两人喘着粗气看着对方,妹妹眼睛里有委屈。
    她说:“哥哥骗我,哥哥根本不爱我。”
    “你以后就会懂了。”纪仰星帮她整理乱掉的头发。
    电影结束了,杰克和露丝在做最后的告别:
    “Winning  that  ticket  was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to  me,It  brought  me  to  you.”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