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伪骨科)·(八)失控

      这是他们第二次亲热,在两个人都完全清醒的状态下。
    怜月陷在柔软的床垫里,一边跟纪仰星唇瓣厮磨,一边将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摩挲抚弄。
    好想跟他肌肤相接,感受最直接的温度和欲望。
    “怜月,哥哥会失控的。”
    纪仰星最后一点理智也快没了。
    “我想要哥哥失控。”怜月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温热的气息撩着他的耳朵。
    然后,她的手一路向下,摸到了那根并不受大脑控制的性器。
    又粗又硬,烫的吓人。
    散发着危险的吸引力。
    纪仰星抓起一旁的被子把两个人蒙进去,好像这样就能减轻一点犯罪感。
    湿漉漉的吻从怜月的唇到耳垂,到颈窝、锁骨,再到胸前。每向下一分,她的身子就软一分。
    “哥哥~”怜月抓着床单的手关节泛白,胸口因为急促的呼吸剧烈起伏。
    纪仰星将自己的衣服脱掉,跟她的身体贴合。
    好软。
    到了这个地步,他索性不急着占有,而是用嘴唇一寸一寸吻过怜月的身体,感受她因为害羞而微微蜷缩,以及溢出喉咙露于唇边的娇喘。
    被子里面太闷热,不一会儿,两人浑身是汗。
    怜月一脚将被子踢掉,跟纪仰星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要关灯吗?”哥哥问她。
    “不要,我喜欢看着哥哥。”
    纪仰星俯身,一只手抓着她的右乳轻轻揉捏,另一只手沿着小腹向下,摸向她潮湿的蜜穴。
    怜月却夹紧双腿不让他碰。
    “不要这个。”她怕哥哥又用手指打发她。
    “要不然会痛。”纪仰星稍一用力就把她分开了,手指仍是继续往深处去。
    这次并不疼,只是勾起了她的色虫,适应了一会儿,她开始无师自通的扭腰索取,小穴一吸一缩,馋得很。
    纪仰星将沾满淫水的手指拿出来,挺腰试图进入。
    怜月紧张地等待着,那根大肉棒的头已经碰到了自己,在穴口慢慢地滑蹭。顶撞的触感越来越明显,她觉得自己下身被撑开了,始作俑者正在逐步深入。
    他猛地一挺,怜月下身产生了一种撕裂感。
    “疼~”她带着哭腔喊了一声,想把那根东西从身体里赶出去。
    “怜月别乱动,忍一下就好了。”纪仰星摁住她的手,用温柔的吻来安抚。唇间的温柔让她暂时放松下来,紧绷的身体也慢慢放松了。
    纪仰星试着抽动,每动一下,她就在他嘴巴咬一口。他吻得更深,她咬得更重,下身的顶撞也愈演愈烈,最后怜月败下阵来,求他轻一点。
    等他真的放轻了动作,她又勾着腿要他用力一点。
    “你这个小馋猫到底要怎么样?”
    “我想要哥哥爱我,”怜月双颊微红,胸部随着动作上下晃动,“永远不离开我。”
    “哥哥永远不离开你。”
    房间里的喘息越来越密集,两人的影子投在墙上,像一幅情色艺术画。纪仰星又去胡乱地吻她的胸,把怜月弄成了一滩烂泥。
    就算是平常这么温柔的人,到了床笫之上,也会变成一头猛兽。
    怜月没想到纪仰星第一次能这么久,她以为他会跟她一起高潮,但等她泄了出去,他仍是铁棒一根,换了个姿势将她捞进怀里,又上下顶撞起来。
    娇软的身子在怀里颠簸,怜月一点劲儿都使不上,就如一只在海浪中挣扎的小船。她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胸部正对着哥哥的脸。
    好羞耻的姿势啊。
    此刻的怜月已经不复刚开始的勇敢,成了娇羞的小女生。
    “怜月~”纪仰星抓着她臀瓣上的嫩肉,“你里面好舒服。”
    “那哥哥喜欢吗?”
    “哥哥喜欢得要命。”
    兄妹俩在家里肆意又疯狂地交付了彼此的第一次、最后射精的时候,纪仰星想,就算以后有天大的后果,他也认了。
    只要能跟怜月在一起。
    “哥,”怜月紧紧地抱着他,“你不能负我。”
    “不会。”
    “拉钩。”
    纪仰星伸出小拇指,跟妹妹的勾在一起。
    一低头,又看到她晶亮的眸子,忍不住再次吻了上去。
    房间里才平息不久的呻吟又响了起来。
    伴随着怜月的求饶声:
    “哥,我不行了……”
    “你好……啊~”
    “哥……”